网站目录免费收录各类优秀网站,快速提升网站流量。
您好, 游客 • QQ登入登录注册
共有:0个已审核的优秀站点 ,0个站点正在排队审核, 共有:0 篇精彩文章,0篇未审核的文章。
首页 互联网 正文

2019互联网方法论的讨债指南

2019-02-08 13:59:09 来源:ctw2016love 阅读 62 次

  2018不好过,2019就明天会更好吗?显然未必。首先你要应对的是无处不在的债务和欠款,换句话说是在全社会潜藏的个人财务危机。年关将至,你可能欠别人钱,别人可能也欠你钱,为了安稳的生活,你要做的是尽可能追回别人欠你的钱,再尽可能还掉你欠别人的钱。好消息是你还年轻,欠不了几个钱,坏消息是你太年轻,欠的那点钱可能对你非常重要。而这篇讨债指南本着包教包会的态度,论述了如何在这个债务纷飞、信任危机频发的世界成功讨债。


  我们讲述三则关于现代讨债的故事,从心态、方法论和境界心法的角度,阐述了如何追债,如何要债,如何让债权变成收入,如何让账单上 多于-,以及更重要的,如何超脱于债务,最后获得内心的终极平静。


  作为一篇指南,本文提到的成功经验具有相当大的可复制性和普适性,不亚于你在机场看到的任何一本成功学秘籍,欢迎朋友们踊跃效仿。成功讨债后请回评论区还愿,否则你变现的债权可能会很快变成你的债务——不是诅咒,你自己也知道这事儿迟早发生。


  心态篇:好的心态是讨债成功的一半


  泽泽北漂一年了,在一家看着挺有前途的公司当新媒体编辑。在北京泽泽遭遇过不少挫折,但迄今为止最糟心的还是租房。


  “在北京租到一合适的房子跟找到合适对象哪个难度更大,还真不好说。”


  这是泽泽同事跟他抱怨的,不过现在泽泽知道答案了——是租房。


  苦苦寻觅几个星期之后,团结湖某旧小区的一间主卧打动了泽泽:虽然房子外观陈旧,晚上楼道黑得像遁入了1949年以前,但离地铁站近、地理位置优越。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便宜:3.5kpermonth的性价比已经在这个地界傲视群雄了。


  泽泽春天租下的房子,但等到北京寒冷的冬天如约而至,泽泽发现了一个挺严重的问题:家里的暖气比外面的姑娘还要冰冷。


  泽泽打电话给中介:


  “为啥暖气不热啊?”


  “本来就没暖气啊,内居民楼那么老了哪儿还有供暖。”


  “……不是,没有供暖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再说你们墙上这不挂着这么大一暖气吗?”


  暖气的体积过于庞大,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一场阴谋


  泽泽没说错,他家的暖气挂在进门旁边的墙上,特长,谁能想到这暖气充当的是一艺术装置?


  “那暖气是挂那儿呢,但它就只是挂那儿呀,哈哈哈里边没热水呢。不过您刚租这房的时候可没问。”


  “......我没问你也没告诉我啊。”


  泽泽懂了,中介故意放了个假暖气诓他,怪不得整间房子里就这暖气崭新得锃光瓦亮,也怪不得连着暖气的管道走线比泽泽的人生都要随便。


  中介让他冬天开空调,可是当年中央部委盖起来的职工宿舍傲然层高三米,空调吹出的那点儿暖风如同站在山顶冲山底喊话,到了山腰就消散不见。泽泽冻得买了暖风机和电暖气,一左一右对着自己吹。


  左暖气右暖风,泽泽坐中间修心


  幸好泽泽有个优点:心态好。在遇到无法逾越的挫折和不公时,泽泽总能克服短暂的愤怒,抵达内心的平静。这种平静的心态向外需要透彻理性的思考,向内需要成熟冷静的修行,有人说这叫“佛系”,有人说这叫“丧”,但泽泽认为都是一回事——这是西方哲学和东方禅学所共同孕育的新时代精神。


  脾气好的泽泽本来想就这么算了,但他吹着double份的热风,邻居也吹。一个星期就要两百多电费,除了对门做微商的姐姐,这么多钱他们真承担不了。


  泽泽给中介一次次打电话申请赔偿,可惜中介的脾气没有泽泽那么好,开始还愿意花精力跟泽泽周旋一阵,后面直接无人接听了。


  直到泽泽回读了一遍租房合同,发现上面竟然白纸黑字儿的写着保证室内供暖标准。“靠!”他忍不住痛快骂了一句,这是泽泽第一次体会到读书的力量。


  心态好也得有法可依!


  拿着合同上门说理,中介方的经理终于同意给泽泽和他室友补贴取暖费,可过了两个星期钱还是杳无音信。后来泽泽才发现,这个钱要从直接和他签租房合同的中介大姐奖金里面扣,这大概就是这笔债迟迟追不到的原因。


  不过没关系,泽泽心态好,生活的摩擦挫折让泽泽迟钝,也让他具备了没有底线的耐心和觉得什么都没辙因此极其能忍的坚强。在室友都放弃追债之后,泽泽加了中介大姐的微信,每天分享生活小窍门、转发辟谣小知识,早安午安晚安附赠三支玫瑰和若干笑脸......大姐被泽泽感化了,或者单纯因为烦死他了,竟然一句话没说直接把这笔债充进了泽泽家的电费里。


  讨债成功


  泽泽经验:只要心态好,没有追不回的债,可喜可贺的是,现在咱的心态都不赖!


  方法论篇:以互联网战略思维为依托,发展最前端讨债方法论


  泽泽在国贸附近上班,骑小黄车的他没注意到以前停在SKP对面街上的途歌共享汽车数量正急剧减少,但同样在国贸二期上班的途歌用户young却早就嗅到一丝跑路的气息。


  先是家附近的途歌停车点被取消了,young还要多给一些还车附加费,到了11月份,原本变得稀稀落落的共享汽车竟然一辆都找不到了。


  彼时共享单车ofo已然四面楚歌,退押金的排号已经到一千多万,预计还完要三年时间。互联网共享经济听起来是一件特有道德情操特造福社会的好事儿,那会台上意气风发的CEO和投资人们为了打击对手经常说:“等到共享经济的潮水一退,你才发现谁在裸泳。”现在潮水退了,young一看,卧槽敢情我在一个天体海滩啊!


  “这码打的,谁不认识谁啊?”


  1500块钱的押金数额是一个挺微妙的数字,说不上是巨款,但也足够让young相当难受。身边的朋友都以为young早已晋升为中产阶级精致都市女性,1500不过是young一个包的十分之一,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这个人人打喷嚏得流感的经济寒冬,“中产阶级”是活得最孙子的。


  更何况young的包连同她的中产生活,也不都是真的。在app上提交申请一个月无果后,young加入了一个叫途歌维权的微信群,群里不仅聊怎么退款,还顺便探讨退款事件背后的互联网共享经济。


  在互联网大厂做运营的young对共享交通的困境颇有见地,她觉得共享单车的悲剧始于人们对其认知的偏差,而共享汽车则死于运营成本的失控:


  “大部分人把ofo看成了公共设施,可ofo得靠着巨额押金组成的临时资金池盈利啊。于情于理,共享单车的本质应该是一金融产品,可惜没有成熟的法规能给这种金融产品指明一条稳定的盈利之路。”


  

guanli1 普通用户

  • 0文章
  • 0网站
  • 0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