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目录免费收录各类优秀网站,快速提升网站流量。
您好, 游客 • QQ登入登录注册
共有:0个已审核的优秀站点 ,0个站点正在排队审核, 共有:0 篇精彩文章,0篇未审核的文章。
首页 互联网 正文

运费也拖欠!卡车司机心酸讨债之路

2019-01-26 15:16:20 来源:ctw2016love 阅读 301 次

  “特工”在动作电影中塑造的一般都是高大威猛、精通格斗、追踪与反追踪等等样样皆通的神秘形象。而在我们卡车司机这个群体中,面对货主错综复杂的套路,要想拿到运费,我们就得学会一些形似“特工”的技巧以及本领。我们今天借鉴论坛“阿三哥”的一次讨账之旅来看看讨债之路上有哪些细节值得注意。


  开始之前,先说一段题外话。曾经听一位在讨债方面没少花功夫的卡友说道,为了讨债自己收集证据,针孔摄像头、拍照、录音以及收集货主的一切信息,自己都快变成现实版的货运“特工”了。口中说出来的虽然有可能是笑话,但是现实中何曾不是如此呢?到底是谁逼的?


  ▎事件回顾青藏拉货之旅


  事情从今年8月开始说起,阿三哥接到了一趟从新疆乌鲁木齐至西藏日喀则的某电网建设储备仓库的货,货物是电缆设备。信息部赚差价的事情就不多说了,这些是每个卡友都司空见惯的事情。细则上经双方沟通,信息部保障运费没有问题,已经同厂家商定好了,先付款再卸车。


  一路的行程大约在2900公里左右,青藏线国道之旅的艰辛不必多说,跑过的卡友都清楚。在货物即将到达目的地时,卸车前阿三哥联系收货人,对方告知因高反生病住院,需卡友自己找仓库保管卸货。


  ▎猜对了不卸货拿钱难


  故事就这么开始了,阿三哥在货运线上跑了数十余年,深知这卸货拿钱其中的门门道道并不会太顺利。在卸货前,阿三哥开始联系托运方也就是出钱人,对方称公司会计外出,先卸货稍后保证钱款到位。此次运费共计26800元。


  此刻在卸货场地已经排队了几个小时,又临近对方下班时间。考虑再三,阿三哥决定先卸两卷电缆,期间再打电话讨要运费。


  事情并没有因为卸下两卷电缆而出现转机,发货方一直称会计没回来,先卸货保障钱款没问题。而收货方一直催促卸货,称不卸货就把车开走。然而实际上,从进了收货方的大门开始就着了门道,没有出门条车是出不去的,显然卸货方不可能给你开证明。论耗时间,大多数卡友是耗不起的。


  仓库要下班了,不卸车车也出不去。此刻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做出选择。无奈之下,阿三哥只得妥协,把剩余的电缆如数卸车。


  ▎预料之中讨债之旅的开始


  同大多数人预料的一样,讨账之旅也由此开始。卸完货,回单等手续办妥后,阿三哥便将车开出了仓库。这里提醒一下卡友,卸货的照片等一切证据,不管有没有用,先拍了再说。在如今的乱世当中,我们首先要学会的就是自保。


  出了卸货区,阿三哥的此次讨债之旅由此正式展开,发货方答复称会计去市里今天赶不回来了,只有等待明日转款。注意,在索要运费时记得打开电话录音。


  卡车人的时间是永远经不起消耗的,车只有跑起来才能赚钱。无奈之下,阿三哥在一边催促的情况下,找回货回老家。因为考虑到要送车上的孩子回去报名,时间上也耽误不起。


  阿三哥也曾联系中介,中介的回答也模棱两可,好在中介把上个给这家货主送货的司机电话告诉了阿三哥。这位货主我们暂且引用阿三哥帖子里面的称呼“无赖仔”。据上一位司机详细的讲述了要账的过程,他是直接找货回去,到厂子门口堵大门讨回来的运费,即使堵了大门,报了警,还在那里呆了三天时间。


  期间,阿三哥在从日喀则拉回货至格尔木市时,用格尔木当地的电话联系“无赖仔”,要求“无赖仔”下午五点前必须见到运费,不然到时候就拉着货去厂区门口“面谈”。卡车人出门在外,有时候省事度事得软硬兼施。似乎这么做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无赖仔”在下午的时候,打来了10000元,还差16800元运费。


  返程路上,从青海到甘肃到宁夏,到内蒙,到山西,到山西。无赖仔”都有各种理由推脱,时不时的把阿三哥的电话设置成黑名单。有时说在银行排队,有时说网银找不到了,有时让加他微信,说微信转账。从日喀则到阿三哥的家里,据阿三哥的描述一共给他打了387个电话,双电话卡,烧了一个卡。


  ▎转机:上门讨债有礼有节


  阿三哥作为一个跑车多年的老司机,深知要账必须趁热打铁,违法的事情咱们不干。在经过多番思量后,阿三哥决定单枪匹马找货上新疆找货车索要运费。当然,如果以强势的姿态讨要运费,在当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容易吃亏。在讨要运费时,尽量选择一些有利因素人多热闹之处、报警之类的方式。虽法律维权不易,但是却是每一位公民自保的有效手段。


  在去新疆的路上,闲暇时间阿三哥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一路上都在整理录音、照片等证据,并查询当地的报警电话。在乌市卸完货之后,阿三哥找到了“无赖仔”在当地的门店,到达门店之后“无赖仔”正如其名一样,耍无赖躲着阿三哥。


  要账这件事,只能靠“智取”而阿三哥此刻的做法恰似以逸待劳。到了吃饭时间,阿三哥就跟着吃饭,困了就躺店里的沙发上休息。来客户买东西,也不干扰,偶尔帮他们卖卖货,送送单子。甚至阿三哥每天带着书上店里坐着等“无赖仔”。


  如此,在连续四天多的坚持作战之后,“无赖仔”在店里卖货,收钱之后阿三哥直截了当的要求结运费。经过诸多的周旋,“无赖仔”实在躲不过,分批次先后结清了欠阿三哥的16800元的运费。至此讨债之旅告一段落。


  ▎讨债从来都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几乎每一个开车在路上的人,都遇到过各式各样的奇葩货车,要账讨债也是必须要经历的事情。在阿三哥的这次讨债之旅中,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卸货前给压力:在我们每次找货的时候,最好问清楚是不是先结运费再卸货,能开单据的时候经历要求对方开具先结运费再卸货的单据。虽然卸货前能拿到运费的概率比较低,但是单据在手,天下我有,讨公道也多了一份证据。


  保全一切证据:在运输前、运输过程、以及运输完成后的装卸货照片、单据、以及通话录音都应该保存完好。正如阿三哥,无论与货主的通话再多,该录音就录音,该照相就照相,不要嫌麻烦,拿不到钱还没证据更麻烦。


  寻找有利因素:这次阿三哥讨债有两种方式可选,一种是去地处偏僻地区的厂区堵大门,一种是去人多热闹的建材市场找“无赖仔”。选择人多热闹的地方,自己的安全更有保障,并且一般的单位企业都要面子,也怕有人闹。要账首先自己要有理,自己先做违法之事,要账基本上就丧失了主动权,法律不会偏袒违法的一方,尽量理性维权。


  报警:报警是目前比较有效的手段之一,一来是安全有保障,二来如果司法单位出面解决会少很多麻烦。当然,必要时涉及金额较大时,可以通过法律诉讼的手段来讨要运费,虽然周期较长,但是只要证据齐全,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另外,诉讼费律师费并不会如想象中那么高,另外一般情况下由败诉方承担诉讼费。


  说起无良货主,可能千千玩玩个卡友就有千千万万故事,都是一把难言的辛酸泪。也正是如此,不是所有的人都讲仁义道德,也许部分地方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更多的需要我们卡友自己来保护自己,讨运费更重要的是讲方法,蛮干吃亏的是自己。另外,也呼吁有关部门能够正视此类问题,维护我们卡友的合法权益。


(本文转摘于常州讨债公司www.changzhoushouzhai.cn)

guanli1 普通用户

  • 0文章
  • 0网站
  • 0收藏